[贾平凹的书]贾平凹的犟体现在哪

小说  点击:   2019-06-12

  贾平凹的犟体现在哪里呢?大家是否清楚呢?下面来看看!

  去年夏天,陕西作家协会在彬县举办“豳风七月开新篇”作家读书笔会,我有幸零距离接触了著名作家贾平凹。从表面上看,贾平凹是一个谦虚、温和的人,其实不然,他骨子里有传统士人的那种倔强与狂狷。

  1967年夏,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狂风暴雨同样侵袭了陕西丹凤县这个偏僻、闭塞的小县城。还在读初中二年级的贾平凹被迫离开学校,回家务农。“我就这样做一辈子农民吗?”在自家泥楼子上的14岁少年贾平凹自问道。他细细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脑袋,脑袋的当旋上有一撮毛儿高高翘起。他的梦想是上大学。他那么盼望着考试,因为一考试就能显示他的存在。可是“文革”改变了他的命运。中学未毕业,他即当了农民,下地却连正经农活都干不来,收入还不如妇女高,这使他感到屈辱。因父亲被扣上“反革命”的帽子,他被要求“不能乱说乱动”,当兵、招工、民办教师、代理教师……全都与他无缘,他的性格变得胆怯、自卑,少言寡语。那一时期,他发狠读书、苦练毛笔字、背诵唐诗宋词、手抄《古文观止》……娘要为他定媳妇,他却向娘发了火,一气之下用石墨将李白诗句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刻在了山墙上。

贾平凹的犟体现在哪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贾平凹上了大学,他的写作能力如一汪深不可测的泉水,汩汩而涌。从1978年《满月儿》获第一届全国短篇小说奖,到《浮躁》《土门》《高老庄》,到《怀念狼》《秦腔》《高兴》,再到《古炉》,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市场经济对农村的冲击……农村发生的大转折都在他的作品里。然而,他依然不满足于现状,即使获奖,也如“过河遇到了桥,口渴遇到了泉,路是远的,还要往前走”。在他心里。自己就是手艺人:文章写得好。就是活儿做得漂亮:他体味写作里的甘苦,如同农民种田耕作时的欢乐和辛劳。

  《废都》被禁对他的伤害,并未将他打垮。生活的不幸,正是艺术的大幸。1997年,《废都》在法国荣获“费米娜文学奖”。在《新观察》杂志上,贾平凹撰文指出:“《废都》是我一系列小说中的一部,它描写的是本世纪末中国的现实生活,我要写的是为旧的秩序唱的一首挽歌,同时更是为新的秩序的产生和建立唱的一首赞歌。不幸的是,我的忧患和悲悯被一些人视而不见和误解,在正式出版百万册后竟被禁止再版发行。这犹如你正当众讲话,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你的嘴。让你变成哑巴!”

  在《五十大话》中,贾平凹说,“性格为生命密码排列了定数,所以性格的发展就是整个命运的轨迹;不晓得这一点,必然沦成弱者,弱者是使强用狠,是残忍的,同样也是徒劳的”。这就是人的智慧积累到一定程度所造成的必然反差:“强”即是“弱”,“弱”也便成了“强”。所以,“我终于晓得了,我就是强者;强者是温柔的,于是我很幸福地过我的日子”。从此“不再去提着烟酒到当官的门上蹭磨,或者抱上自己的书和字画求当官的斧正,当然,也不再动不动坐在家里骂官,官让干什么事偏不干”。人上五十,是一种生命的流程,好似一颗水珠历经千沟万壑,终于流进了大海。那是一种富有,也是一种情怀。“别人说我好话,我感谢人家,必要自问我是不是有他说的那样?遇人轻我,肯定是我无可重处。”“若有诽谤和诋毁,全然是自己未成正果。”贾平凹在过50岁生日时,当众说:“我母亲对我讲,她怀我的时候,先是梦见一条巨蛇缠腰,再是梦见遍地的核桃,她拣了又拣,拣了一怀。如果说迷信的话,我的命里有核桃运的一部分,核桃是砸着才能吃的,所以我需要方方面面的敲打才能成器。”

  贾平凹的性格属外柔内刚型,柔中的释、道成分多,刚中的儒家成分多。他说过:“懦弱阻碍了我,懦弱又帮助了我。从小,我就恨那些能言善辩的人,我不和他们来往。遇到一起,他愈是夸夸其谈,我愈是沉默不语;他愈是表现,我愈是隐蔽,以此抗争,但神差鬼使般,我却总是最后胜利了。”凡是见过贾平凹的人,都觉得他温和、平易、没脾气,也不会摆架子,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和他相交,但打交道多了,就会感到他又像老人甚或老狐狸一样有城府和智谋。不少人都说,要和贾平凹深交是不容易的。当然,这与他在交友上吃过亏有关,特别是那些在他大红大紫时攀附吹捧他、在他大悲大苦时落井下石之徒令他心寒。他在《朋友》中谈及此事写道:“如今倒坦然多了,因为当时寒心,把朋友看成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,殊不知朋友毕竟是朋友,朋友是春天的花,冬天就都没有了,朋友不一定是知己,知己不一定是朋友……”

  虽然倔强。但贾平凹也是一个有点拙趣的人。一次,一群文友在贾平凹家中聚会,饮酒喝茶、神吹海聊,自在尽兴。不久,有位友人腹胀难忍,急忙入厕小解,他刚解开裤子,贾平凹便赶来敲门。友人涨红脸,问有何事。贾平凹笑答没事,人却站在旁边看其解手。友人解完正欲拉水箱冲洗,贾平凹拦住他,亦开始站位解手,完了才正经八百地告诉友人:一泡尿放一大箱水冲洗便池,未免太浪费,那水多么清啊,看着更心疼可惜。说着,他一边握住水箱拉绳,一边朝屋里的朋友喊:“谁还解?不解我拉水了!”友人大笑,觉得他吝拙可爱。

  贾平凹在自做《贾平凹性格心理调查表》中道:姓名,贾平凹。父母生我时,经阴阳先生掐算,不宜在家,故投宿二十余里外姓李的一户人家。后平安落草,即起名贾李平。幼时,朽人俗叫平娃,一叫竟达十八年之久。后本人自改名为平凹,改字不改音,而意境天地之别也。年龄:三十岁,而立之年了。性别:男。但孱弱得可怜,面无懔悍之雄气,手无缚鸡之强力。主要工作成就:不会仕途之道,不善言辞动作,实是一呆人……

  贾平凹时常冒出一个念头:如果我当年不是偶然地进了大学,不是因为在大学里不知未来去向如何而开始了写作,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?肯定是一位农民。一个矮小的老农。或许日子还过得去,儿孙一群,我倚老卖老,吃水烟,蹴阳坡,看着鸡飞狗咬。或许,我还得进城去打工。

  贾平凹,就是这样一个倔强而幽默的人。


本文来源:https://m.zhangxingkui.cn/wenxue/205117/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倔强歌词_倔强狂狷贾平凹
下一篇:泥泞迟子建阅读答案|论迟子建小说中的生死观
Copyright 新魁文章网-短篇文章阅读网,经典散文诗歌精选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